☆人活着是为了苏信

嗨你们好这儿新改名蒜蓉扇贝!原名皇冠,叫我扇贝也行!。希望能有人和我一起吸苏信,一起认识到信哥的可爱之处ପ( ˘ᵕ˘ ) ੭ ☆

专注最反/魔教二十年,最反all苏信/魔教all楚休,吃二人友情向√

最后跟我喊一句:起点的男主最近越来越可爱风是要怎样啊orz

怎么说呢..明明铁无情比苏信大了一倍的年龄,但在写铁无情x苏信的时候总感觉是在写年下的感觉...。

信哥真的是有种成熟哥哥的感jio..

←带着放大镜看书
我吹爆信哥!!!七月娘亲我爱你啊!!!
暂且先截了那么多,我不管我不听信哥超级可爱帅气好看想☀................... 。

p2原图!
图源 @灯等灯等灯 大大←

我的现状😭虽然有备用粮..但真的好饿啊..饿啃腿😭

1个小心愿,希望以后这个坑能有越来越多的粮👼

【all苏信/最反魔教相关】二十六字母微小说


#没有x.y.z
#我想看两个大皮皮互动
#想吃咸湿咸湿的all苏信..腿肉不好吃.˃̣̣̥᷄⌓˂̣̣̥᷅
#私设很多!如果可以的话




A.appointment.预约,约会.

李环去议事厅的路上碰上苦着脸抱着大堆信件往苏信那跑的黄炳成,好奇之下遂开口,“谁的?”

“来头大着呢,”黄炳成吐槽,“盛京城的奕剑门的天下七帮的,还有地府的呢。”

李环随手查了下内容。

李环擦了擦剑。

李环毁坏了信件。

黄炳成目瞪口呆。

“不慌,相信老大知道信件内容后会支持我这么做。”

开什么玩笑,经过他手的约会请求信件怎么可能会到的了苏大人手里?


B.back.背部.

风媒最新杂志《江湖佳人榜》新鲜出炉,本期特邀嘉宾六扇门四大神捕之一铁无情,及“血剑神尊”苏信亲传弟子苏子晨。

Q:请问对于苏大人上本届皮肤最好榜有什么感想吗?

铁:排名低了吧?苏信本人的皮肤你们是不知道有多细⺝...(消音)

苏:..比起感想,我更在意铁大人为何会知道家主的背部手感?

C.comepete.竞争

苏信艰难的翻了个身对铁无情和苏子晨下了逐客令。

“现在,拿着你们的衣服出去。”

“如果不是身体素质过硬你们是想把我做死在床上吗?”


D.deaf.聋的(现代paro)

Q:做爱的时候对爱人哪些特点感到困扰呢?

本台将抽取一位幸运观众作答,某不愿透露姓名的苏先生的抱怨成为本次采访的亮点。

“每次跟他们做都跟聋子一样,都说了停下还继续。”

Q:对此有什么解决方法吗?

A:打一顿就好了。


E.easy.going 随和的

众所周知,地府公司龙头大佬地藏王是极其随和的人。

“地藏王大人!口红研发部新式口红被孟婆大人拿去给楚江王试了!”

“呵呵,让他们试就是,反正不急这一时发布。”

喂地藏王大人这随和过头了啊!重点难道不是孟婆大人给楚江王试口红吗!!


F.focus.集中的(校园paro)

苏子晨心里最大的秘密:绝对不会说第一次学生会面试失败是因为看看苏大主席入了神


G.go off. 离开.(现代p)

夏天的时候苏信喜欢抱着孟惊仙睡觉,冬天的时候苏信远离孟惊仙抱着铁傲睡觉。

你问春秋天?

是他俩抱着苏信一起睡觉。


H.height.高度

他们以苏信的心作战场,来争夺他心里的位置。


I.intern.实习生.(现代p)

七雄会老大沈无名注意六扇门家那个实习生好久了,经常借着跑业务的借口来送东西而频频遭到白眼:骗鬼呢公司老大自己跑业务?

沈天瑶注意自家老爹好久了,他觉得老爹大概可能一定是第二春来了。


M.mash.把...捣成泥.

苏信笑眯眯把玩着苹果:“这是第二次,我这个人呢,怕麻烦,说话从不说三次。”

“以后你们再不节制,我就把他那玩意给砸.成.泥。”

嘶。


N.note.注意

湘南道时,年轻肆意聪明的苏信一下子夺走了铁无情的注意力。

“我要保苏信,谁敢杀他?”


O.omega (皮一下

苏信分化结果出来的第二天整个论坛都炸了,与此同时炸的还有隔壁魔教论坛,并引来大批吐槽。

“不了个是吧,这两个混世魔王居然是omega!?”


P.pain.疼痛

苏信头枕在铁无情腿上摸着留牙印的脖子一阵无语。

“铁无情你是属狗的吗?”逮哪咬哪。


Q.quality.品质

“我苏信,言而有信。”

天下各大势力:骗鬼呢???


R.reliable.依赖

苏馨儿心里万事第二,苏信第一。

苏信首先是她的哥哥,二才是天下第一。


S.share.有同样的感情.

他们互相对视一番,顿时心下了然。

他们对苏信抱有同样的感情。


T.tie.系.

孟惊仙通过苏馨儿将苏信与弈剑门绑在一起。

一一也彻底将他与苏信绑在一起。


U.uptight.精神紧张的

在做的时候铁无情总能发现点新天地。

就算受再重的伤也不会哼一声的苏信在他进入的一刹那会不自觉的绷紧脊背发出超好听的声音。


V.vital.极重要的

苏馨儿是苏信唯一至亲,所以一旦苏馨儿有事他会拼尽一切力量将馨儿完好无损的救她出来。


W.walk into.走动时无意撞上

大型玄幻连续剧《最强反派系统》今日杀青,主演苏信在片场走动时无意撞上隔壁取景来的重生魔教教主剧组,并与其主演楚休意向相投,进行了极其愉快的大型谈话。

本台记者为您实时报道。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你问我xyz去哪了?

lay了,不想写了(...)

明人不说暗话,我,想要看楚休和苏信两个大皮皮的互动(...

想要all苏信向的梗...
5151脑子没存货了...

【最反/铁家兄弟x信相关】大哥和弟弟是情敌怎么办

#现代paro
#铁家三傻预定(x突然被铁胆砸死
#是兄弟设定的铁家三人组!
#爱生活,爱苏信ପ( ˘ᵕ˘ ) ੭
如果可以的话,请..!








“铁无情恋爱了了,肯定。”

铁傲坐在沙发上老神在在的喝着茶,铁战穿着白t,神情严肃认真描述。

“最近他放学直接绕开我去了条不知名的小路,等我到家两个小时后才笑眯眯的回家,身上还有一股子糕点味猫毛都沾了不少。啧啧,也不知道是哪家姑娘入他的眼....”

铁傲神色一动。

“说不定是小伙子。”
“真想看看那小子的心上人长什么....”

铁战猛的一顿。
“..小伙子?”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铁无情最近心情很好,得力于学校巷子里的那家猫咖男主人。

他喜欢去那里,喜欢那里的猫,喜欢那里的糕点。

也喜欢那家猫咖男主人。

猫咪咖啡馆的主人叫苏信,据说是前些天刚搬过来的,在这之前没有任何和其有关的人痕迹,就仿佛是突然空降到这里一般。铁无情尝试无数次暗示自己的喜欢却无一成功过。

“苏信绝对比你想象的还直。”事后的铁傲是这么评价的。

门口的风铃叮叮当,吧台里的影子抬起了头。苏信注意到铁无情的到来,他放下手里的白瓷盘子笑着挥了挥手。“今天咖啡豆没存货了,只有牛奶了,喝不喝?”

铁无情默,“小孩子都不喝牛奶了。”嘴上这么说面上却是回了个笑,“来一杯吧,你妹妹呢?”

苏信有个小妹,平常总会抱着几只小猫爬上吧台哥哥哥哥的叫,这会儿却不见踪影。

“你说馨儿?前些日子带她送餐,遇上那边幼崽出生就赖着不走了。”苏信无所谓的耸耸肩,“反正和那个人老相识,直接把馨儿寄过去住几天也不碍事。”

老相识?
铁无情眉头一皱,突然警惕值爆表。
#喜欢的人有老相好自己居然不知道
#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是老相识,哪只恋爱耳朵听到老相好了

“你说的那个...”话头刚从嘴里溜出来便戛然而止,猫咖擦的透亮的玻璃应声碎裂,门口出现的人影抡着棍子带着一群人涌了进来。“苏信!你最好识相点把我儿子释chu.......”

这边铁无情却是眼睛一眯,释出?
不过这会儿来不及等他细想,刚想帮把手的铁无情一愣,眼瞧着心心念念的人利落的跃出吧台就地一滚进入人群,拳头挥舞人影攒动,过了没到十分钟就就把领头那人揍得像个败仗的光杆司令。
“打了小的老的就想出来以势欺人,当我苏信是好欺负的不成?”

“........”铁无情脑内弹幕。
#喜欢的人比自己武力值了不止一倍怎么办
#在线等,不太急

不一会儿警笛声鸣起,铁傲带着铁战推开了猫咖的木头门,在来到苏信身边的时候若无其事的揉了把苏信的屁股,苏信仿若习惯一般没有任何表示,只是难得吐了个槽。“你们铁家兄弟什么毛病,每次来总要动手动脚的。”

铁傲闻言撇了眼铁无情,铁无情踌躇了一下,咳嗽一声。“咳,苏信的腰是挺细的..”

“对了,无情,介绍一下,这是局里新任队长,苏信。”你们也可以当他是未来嫂子。

后边这句话铁傲没说出来,
铁战默然。他读出来大哥后边这句话了。

#大哥和弟弟是情敌怎么办
#在线等
#十万火急。

没错这些邪灵想的就是我想的(划掉

想o他有什么不对!!!
最后那句话我的心声,了无遗憾了呜呜呜...

【最反/魔教主角受中心】?你真的不觉得你很给吗

#这两部不嘢任何非主角受的粮🌟🌟
#在一起相处的话一定很有趣啊他们!!!
#吃多正剧向想来1点点沙雕小调料(x
#只要你喜欢他们我们就是一辈子的好朋友👋
#这是些小段子💦💦






苏信和楚休第一天在宿舍里相处就觉得对方是个给。

铁无情在苏信下铺,时不时闲的没事儿抬腿踹两下上铺的苏信闹的苏信心烦的直接扑倒他床上要弄他,铁无情笑嘻嘻搁那戳喽苏信嘴上还不忘语言调戏,苏信怒极反笑直接反调戏回去弄得铁无情满脸通红才哼歌回床铺。

楚休:有点给。
还有你们穿好衣服,我可没兴趣对两个不好好穿上衣的男人说话。

雁不归平日寡言少语,出入宿舍都是一副谁都不理的模样。临进班楚休在整理衣服,雁不归路过撇了两眼颇为自然的帮他认认真真抚平腰间的褶皱,两人也是老相识,楚休也是更自然的道了声谢。

苏信:?哥们你真的认为每个好朋友都会摸着你的腰帮你弄褶皱吗


得出结论↓↓

苏信/楚休:是给啊。

本学院未来三年两个传奇人物第一次碰面就产生了不得了的大误会。

[all苏信]独自在,乐逍遥。(1)

#是一个讲述结局以后得信哥中心的系列故事!

#信哥现世一定是拥有很多小迷妹的人qaq
#梦中情信本信说的就是他←

【【高亮】】
!!→→#设定是信哥前世因没有女朋友又不太喜欢顿顿吃外卖于是就练就一手好厨艺。
如果可以的话


早些在湘南实力不足每日奔波应付权利斗争,吃喝索性也就直接买了吃,连带着馨儿天天乐呼呼捧着烧鸡肉包子吃的吭哧吭哧的。

后来有实力了,但依旧忙得很。江南道那片忙于应付萧家极其附属家族,馨儿去了奕剑门用不着担心她的吃食,身边又全是一水的汉子,饭食也没多讲究饿了随处找个酒楼吃了就是。

后来的后来,打败人皇,融合系统,真正意义上称为天下第一人才开始闲了下来,虽说发现另一片天地但也不急这会儿飞升,索性直接找了片山清水秀的地在旁边家族颤栗的目光中定居下来。馨儿长成了大姑娘,知道哥哥厨艺好,时不时就跑来蹭口饭吃。

铁傲带着铁无情来找苏信的时候赶巧了,孟惊仙端端正正的坐在那和地藏王讨论,隔壁厨房传来阵阵菜香。

“苏信呢?”铁傲手一挑,两枚铁胆歘的收回袖口,也没客气的就随便挑了个石凳坐下,铁无情没跟着他家顶梁柱,脚尖转了转随即朝着厨房那边溜了过去。

孟惊仙扫了一眼:“在厨房。”

铁傲挑眉:“他还会做菜?”

苏馨儿笑嘻嘻的端着一碟小菜从厨房里跑了出来:“哥的手艺可好啦,今天铁大人你们来的倒是挺巧的,难得哥哥认真下厨一次都给你们碰上啦。”

蔬菜被翻炒的透熟,碧绿的小青菜上面撒了些许葱花倒了些蒜蓉,酱油和油脂作为汤底刚刚好。三人皆用筷子夹住一些往嘴里一放,纵如孟惊仙面色都有些变化,地藏王更是有了些许笑意。

谁能想到江湖上那个凶名赫赫的苏捕头竟做得一手好菜呢?

↑↑↑
苏馨儿超小声叭叭:“懂什么嘛,这就叫反差萌..”

隔壁小厨房里苏信把头发高高的束起来放到闹后边,一炳木铲使得出神入化,就如同天下人所感叹的一样:他苏信到底还有什么不会的?

冷不防被摸了一把腰苏信整个人都快炸起来了,别想多了不是危机的那种炸,是突然感觉腰一软的那种炸。感知到了来人苏信不免脸上也带了些许笑意,手上动作不停,嘴上也一闭一合:“铁无情,不跟着你家顶头上司来这个小厨房做什么?”

对于铁无情这个老朋友苏信其实还是很感谢当初对他地帮助的,所以在没有太大的利益纠纷下他还是挺乐意跟这位老朋友叙叙旧的。

铁无情手上铁胆转不停,脸上也带着浓浓的笑意,只不过字里行间都带着一种感叹。“唉,虽然按照你我的实力你直接喊我名字都没问题,但我还是挺想念你喊我七哥的时候。苏信,有没有人说过你喊一种较亲昵昵称的时候声音很好听?”

“那你的意思是现在挺想让我喊一声咯?”苏信一把捞出焖的烂熟的排骨乘在一旁的瓷白碟子里和旁边几样小菜放在一起继而转过身面对铁无情。铁无情有眼色见,慢步走上去帮着端了几碟,“想是挺想,但也只能想想了。以你现在的地位叫我七哥我可受不起”

苏信挑了挑眉,往前一步和铁无情错开遂压低了嗓音在铁无情耳畔喃喃。“七哥一一,满足你的愿望。”

铁无情被这一声炸的措不及防,端着碟子的手都差点剧烈抖动。苏信的那一声七哥实在太过悦耳,他若是好好叫也就罢了,不知道在哪学了什么坏招子,硬要压低嗓音一字一顿似情人般耳鬓厮磨,仿佛是在床笫间做爱的时候环住他的脖子在他耳朵边蹭一样。

等铁无情回过神来就是轻咳一声,快步跟上苏信出了小厨房免得自己待在这个小空间里被自己的脑内妄想炸晕。

苏信一出厨房三人的视线就跟了过来,馨儿是馋着了,在那里跟小兔子一样咔嚓咔嚓嚼着小白菜,一堆菜品上了桌子也顾不上说话直接敞开了肚子吃。倒是地藏王孟惊仙铁傲三人的目光隐隐黏在苏信身上。

平日苏信穿着六扇门的官服行事总让人感到一股子威严和血腥感。这会儿没事做了就放任苏馨儿帮他挑一服。一袭青衫衬得让人看不出来这是那个雷厉风行的苏血神,笑起来尤其,真要比喻就是邻家小妹心目中的温柔大哥哥的模样。往后看去就是铁无情血红的不自然的脸,铁傲斜眼看了看他仰头喝了口凉茶,不用猜就知道是被苏信这个人精给调戏的找不着北了。

↓↓
铁无情内心os:苏信我现场给你表演什么叫身寸。

苏信:?别,光天化日铁无情你耍什么流氓呢

=========

妄想中的信哥是结局后难得想享受生活的样子,可以变得温柔点点多才多艺点点色qing点点想对他这样那((突然被铁胆砸死

只要你喜欢苏信花式吹信哥我们就是一辈子的好朋友!![]

是这样的,某些时候有种天下七帮的头头们都把苏信当团宠一般的既视感,沈无名尤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