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智聪明一个冠

嗨你们好这儿皇冠。希望能有人和我一起吸苏信,一起认识到信哥的可爱之处ପ( ˘ᵕ˘ ) ੭ ☆

是这样的,某些时候有种天下七帮的头头们都把苏信当团宠一般的既视感,沈无名尤其(...

(铁无情x苏信)梦回响

*私设很多经不起扣细节(X

*大概时间线是两人同时作为评审之前

*想要更多的信受同好呜呜呜...qaq


如果可以的话↓




铁无情做梦到了苏信。

很奇怪,以他现在这个境界应该不会做梦了才对,但他偏偏梦到了。

梦里的苏信还是和现实的一样,嚣张跋扈,理智,疯狂,偏执,一切都没什么变化。


思绪一飘,又是另一个场景。和往常一样,他作为旁观者又一次看完了苏信精彩的一个胜利。是又哪家的倒霉蛋惹到这灾星了吧,呼...颇感无聊的打了个哈欠,看的多了这种程度都算的上是小打小闹了。铁无情舒了舒筋骨,眼看着六扇门的捕快善后的差不多却余光瞧见苏信往他这边看了看。

“...?”按铁无情的想法,这时候苏信应该直接走了才是,怎么往他这边走过来了。

然下一刻铁无情就被惊的说不出话了。苏信皱了皱眉头,几息间御空朝这边迈了几步伸手捞过他的胳膊往身前一拽,“走了,事情都解决了还愣着干什么?”

正因为是事情解决了我才楞啊,解决归解决你拉我胳膊作甚?旁边他顶头上司都站着呢,铁无情还不想那么快死,他觉得他还可以抢救一下。“..你先放开我一下”

苏信看他这模样眯眼打量了一下,半响才露出一抹笑容,不带一丝负面情绪的,反而带着些许温柔的的笑容。铁无情有些怔愣,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苏信这么笑。

“不放。都成为道侣多长时间了你家顶梁柱都习惯了你还不习惯呢啊?”


然后铁无情就醒了


完蛋,他捂着眼睛半响说不出话。


第二天铁傲见着铁无情脸上的红晕不免有些讶异,识人识多了他一眼就看出来这小子怕不是第一春来了。一丝好奇心冒了出来,铁无情这小子看上的姑娘,不知道是何等的存在?

 

“第一春?”

 

“....没事。”

      

 


次日苏信和铁无情一起出来办事,这次的事件倒也不复杂,说白了就是铁家帮他俩攒资历的。苏信眼力好,一眼就瞧见铁无情整个人明显不在状态,看他的眼神要多微妙就有多微妙看的苏信浑身发毛。

苏信也不恼,就任他那么看着。好一会才轻笑者调侃了一句:“七哥,回神了。精神那么不好怕不是被哪家的姑娘给勾了魂?”

 

铁无情眼神怪异,踌躇着吐出话来。“…我梦见我和你成为道侣了。”

 

“哈,不就是梦见成为道侣了吗至于………”

“…………?”

 

苏信:我觉得你回去休息一下吧,这边的事我一个人来也行。


脑了一下,苏信轻笑着用手作出轰炸的样子并轻轻“boom”了一声。

....举报了,这哪里是在威胁人,这分明是想直接靠可爱杀死人🔫

铁无情内心os:干什么干什么,不要显得你跟苏信熟识很久的样子好吗,论交情我可是从湘南就和他开始交往了

总感觉后边的铁无情和苏子晨一起办事儿的时候两个人有一种不明显的对立,就像是为了争夺喜欢人注意力的小男生一样互相暗地呛人(...)

【铁无情x苏信】一个小段子

#突然兴起摸的鱼,经不起抠细节
#有点多的私设
#我就是很喜欢弱势的苏信(......








还在湘南的时候就有嘴碎的猜测这铁无情和苏信的关系,想那铁无情虽是湘南一个捕快,但据说那也是铁家人安排来历练的,诚然,他苏信手段狠有实力,但这应该还远远不够铁无情如此强硬的帮他。

碎言碎语没几天就传到黄炳成耳朵眼里,黄炳成也无愧是眼珠子清亮的主,短短几天就找到源头给他掐了,至此湘南道才没此般猜测。

铁无情坐在厅堂里把玩着铁胆,他也不是聋子,湘南巡街的时候也没少有小捕快来问,对此也只是淡淡一笑。

“他苏信有什么好?”
“好就好在嘴利索有魄力有手段,如此便足够”

嘿,虽然嘴利索才是最重要的。

弱势样子的苏信可不常见,铁无情不介意他口活再利索些,毕竟他喜欢。喜欢被苏信舌尖舔过的感觉喜欢握住他的臀瓣抓住他的头发俯首的样子。“苏信...再舔快一点...”要不然他会忍不住抓住他的头让他动的。回应他的是几声不明意义的支吾声,“哈...铁大人享受的可还好?”

嘴角勾起笑之,“尚可。”

为tag增添力量!!xx
投喂 @Abu_拖延症患者 的双子布之黑布!!(?)
条漫要加油!!!精神支持你!!

可爱可爱可爱可爱三哥真是太可爱了qaqaq

ଲଇଉକ:

反正是如图所示 注意避雷…

*一个很久以前的补档
*语言糟糕部分粗俗注意
*还是个新手司机时候的车慎入
*雷金




*以上如果没问题的话请一一🌟

呜呜呜呜呜呜小姐真的是太可爱了我的天qaqaqaqaq
突然想看米赛x爱,那声小猫太可爱了啦!!!!

以及翻遍了tag没找到赛x爱....qDq饿啃腿

第五个入驻..!
呜看完故事背景觉得他俩不搞一发真是太可惜了...(危险发言